卸除家族業力慣性模式,不再於愛裡受苦

family

這次過年母親因小中風住進加護病房,第三天轉普通病房持續觀察治療。
因為這樣的危機,反而有更多時間陪伴父母,享受天倫之樂。

住院的幾天,陸續有母系家族和父系家族的親人探訪。
當父系家族姑姑們來訪,聊到各自的近況,還有爺爺奶奶和叔叔的近況。
姑姑們離開後,父親感嘆說道:「為什麼我們陳家血統這麼差!」

我聽得懂這句話背後的涵意,父親想表達的是:
姑姑們和叔叔婚姻離異,也有親人意外喪命、輕生。
為什麼我們陳家人都過得這麼辛苦?

我說,這是家族的習慣模式,我們陳家宅心仁厚,卻總是委屈求全、忍耐退讓。
有個專業術語叫「業力」,講的是長久以來失衡的內心狀態和習慣。
我們與人相處時總是把自己擺在很後面,把他人擺的比自己更重要,
寧可壓迫自己,也不願讓他人吃虧,發生事情總是一個人撐著,很少向外求助。

父親點點頭。

爺爺賭博喝酒,無法工作,奶奶一肩扛起所有家計。其實從小帶我長大的外公也是如此,
長期不事生產所累積而來的自我價值感低落,形成晚年在酒醉情況下喝農藥自殺。
姑姑們和叔叔的婚姻離異,其中一位姑姑墜落火車軌道身亡。
在一次潛意識排列,我得知姑姑的死亡起因鉅額保險金而非意外,
對我來說震撼太大,後來致電父親確認,父親提到確實有留下保險金一事,
也因為身後留下保險金讓孩子能夠順利長大。家族並沒有人去懷疑和追究是誰預謀,
柔軟寬厚的心腸到不忍去揭穿事實、不忍讓孩子承受更大的痛苦而選擇寬恕。

而我從小最喜愛的美若天仙、氣質清新脫俗、溫柔孝順的表姊,
在第二度婚姻中因先生外遇而憂鬱輕生。
我參加告別式時,一滴眼淚都哭不出來,
回家才開始痛哭。
還記得當年的某一晚我莫名感到人生無意義,內心不斷湧出想自殺的念頭。

隔幾天接到噩耗,才知道那一晚感應到的是表姊絕望的心情。
當時我反覆不斷想著、問著為什麼我體質靈敏,明明感應到卻不知道那感受從誰而來?
為什麼我身心靈起步這麼晚,我還沒真正搞懂愛自己、平衡業力,最愛的表姊已經離開。

rose

從家族史的脈絡中窺見,我們陳家陽性力量失衡,且在關係中受苦已經很久很久了。
在我的身上,也看得見陽性力量的微弱,也看得見在愛裡受苦。

直到學習催眠、從事潛意識工作,了解業力是怎麼一回事,一點一滴建構自我價值和信心。
終於明白了業力來自於內心的不平衡,化解業力必須從恢復內心的平衡開始、
從珍愛善待自己、認出並體會到自己是完整的靈性開始。
那並非外在作為做了多少善事、捐了多少錢、誦了多少經,

而是真正不再委屈求全,敢於走出自己的路、活出生命的風采。
這段路也走了幾年,接受過至少四次催眠,
回到童年和前世療癒失衡的陽性力量,釋放對權威的恐懼。

母親說,當年生下我時,算命師說這個孩子不是簡單的來歷,
她能夠對整個家族有正面的影響和協助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我的解讀是,陳家的家族業力,我願意從我這裡終止。
那不是什麼厲害的作為,只是身而為人的我們都可以回到的自然與平衡狀態。
業力就像鐘擺一樣,會經過其中一端的不愛自己和委屈吞忍,
接著擺盪到另一端的叛逆、直接和衝撞,最後回到平衡的靜止點。
而這樣的擺盪是需要時間去經歷和度過。

在關係中、在愛裡,我們需要把自己擺在第一位,珍視尊重內心細微的聲音和感受,
練習內在的獨立與圓熟,知道不論外在如何動盪改變,我們仍究可以維持心的穩定。
也許對我們來說有一段路要走,但只要目標方向明確,有著決心和毅力堅定地走下去,
總會走到目的地。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